立意藏风骨 谋篇抒襟怀 ——对话知名楹联专家田

廖今冬 0 条评论 2021-06-06 22:15

【名家小传】

田地,男,大学本科,中共党员,祖籍河南,1997年定居北京。楹联家、书法家、作家,书画评论家,雅趣中堂创始人。

田地,自幼受家庭熏陶酷爱国学,对文学、书法和诗词情有独钟。尤其是楹联,更是他之所爱,他以古代先贤为师,精心揣摩,反复研究,尤其是楹联上李渔的《笠翁对韵》、书法上欧阳询的《九成宫醴泉铭》,以及诗词上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等千古名篇,对他的影响极大。为了彰显中华传统文化优势,打造高端文创产品,他几乎穷尽了所有的业余时间。他尝试着以传统中堂为蓝本,然后根据主人的素养品位或者单位的文化特质,进行精准定位、淬炼提纯,然后再将楹联、书法、诗词、镶嵌等多种元素进行创造性地勾兑嫁接,形成了既能养眼安神,又可润心修德的新潮中堂——“雅趣中堂”。

田地,2013年7月加入中国楹联学会;2018年3月加入中国楹联学会书法艺术委员会。特别是2018年6月,田地任博宝艺术网品牌总监后,正式步入艺术圈,除发表《艺品万家:用国学元素和亲民价格引领中国书画市场》 《博宝艺术网:努力打造“术业有专攻”的艺术家团队》等书画评论文章外,还标志着田地个性化书画文创定制正式起航。

随着人们生活条件的逐年改善,高品质的生活正向人们大踏步走来,历经风雨的中国传统文化更显弥足珍贵,已成为当代社会精英不可或缺的人文滋养和精神寄托。为了感知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笔者专程采访了以创设“雅趣中堂”而颇有名气的楹联家田地先生。

田地工作室,虽然不大,但却是一个诗情画意的世界、龙飞凤舞的天堂;在这里,我们可以感受到下笔惊风雷、泼墨映河山的惬意,可以领略挥毫落纸的神韵,甚至可以感知汪洋闳肆的情怀;可以分享激扬文字一腔情、气吞山河两行联的意境;蚕头燕尾、铁画银钩唤起的是人们对书法的挚爱;眉黛青颦、画龙点睛,展现的是人们对绘画境界的理解。对仗工整、气贯长虹,带来人们的是品读楹联辞赋精髓的爽快。采访是从 “雅趣中堂”谈起的,田地先生侃侃而谈,据其介绍,雅趣中堂是以传统中堂款式为依托,涵盖书法、绘画、诗词、歌赋、对联、镶嵌等综合元素。目前,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追捧,并成为装饰家庭、美化环境、砥砺斗志、展示情怀的重要载体。

传承唐风汉韵 打造书画精品

如何应对因消费者欣赏水准提高而带来的变化,如何才能给人们提供充实生活、丰富情趣的文化滋养。如何帮助人们营造身心愉悦的“精神家园”,田地在这方面做了有益的探索。

笔者:五千年的文明积淀,不但为我们留下波澜壮阔的历史,还给我们留下了辉煌灿烂的文化,。据我们所知,您一直推崇高端文化和个性化定制,这是基于什么样的思考?

田地:中华文化源远流长,中国作为诗词的国度、歌赋的故乡、书法的源头、国画的故里、对联的发源地、镶嵌的诞生处……,事实上,每个国人的血脉里,都流淌着得天独厚的文化基因,所以,崇尚书画艺术,仰慕国粹精品,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情结。过去,我们的古代先贤,就以他们高超的智慧创造了让世人叹为观止的东方至美,在浩如烟海的华夏史册上写下了重墨浓彩的一页。时至今日,追风溯古已成时尚,人们对传统国学的喜爱,正在逐渐唤醒,人们对艺术品的痴迷和对审美情趣的提升愈加明显。因此,文化回归,艺术重生,已成时代的必然。

但举目四望,无论是简陋的民宅,还是豪华的别墅,无论是高端雅致的办公场所,还是庄严肃穆的会议大厅,地不分南北、人不论尊卑、家不论贫富,悬挂的书画作品大多“撞脸”,几乎千篇一律,这难免会让人们产生审美疲劳。虽然其中不乏吉祥祝福之语和安康鸿运的名言佳句,但却很少有精准定位,甚至闹出张冠李戴、德不配位的笑话,更荒唐的是连诸如“樯橹灰飞烟灭”的词句,也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真乃滑天下之大稽。但偶尔有个例外,也往往是故弄玄虚的“江湖流派”或“山寨盗版”。特别是书法作品更是如此,尽管书写内容不乏千古绝唱,但却因数量泛滥和江湖盛行,而难以真正释放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艺术内涵。

如何应对消费者欣赏水准提高而带来的变化?如何才能给人们提供充实生活、丰富情趣的文化滋养?如何帮助人们营造身心愉悦的“精神家园”?是所有当代艺术家必须面对的课题。

我们知道,一套衣服,购买者尚且权衡再三、精挑细选,从材质、色彩、款式、肥瘦等方面,货比三家,才最终出手。可是在生活中,人们对艺术品——一个占据“大雅之堂”战略要地的风雅饰品,却显得没有选择,这难免让人尴尬。尽管他们知道,窥一斑而知全豹,艺术品体现的是单位的格局、家庭的品位、折射的是文明素养、展现的是艺术境界。而且一幅作品,有可能会伴随几年、几十年,甚至一生。那么为什么不选择一个让众人满意、自己陶醉、亲朋欣赏,既能滋润心境,又可陶冶情操的满意作品呢?事实上,许多人却因无缘和艺术家对接,只能被动地接受以“礼物”形式出现的“赠品”,难免会有“美中不足”的缺憾。再加上因个人禀赋而导致的“审美误判”,往往从艺术家的所谓社会地位和头衔名气上来衡量艺术品的价值,却忽略了书画自身的品质和内涵,甚至很少去考虑书画是否和气场相吻合。这在无形中就偏离了鉴赏的标准,使艺术品的价值被大幅度缩水和稀释。由此可见,文化定制,势在必行。

笔者:您具体介绍文化定制,有哪些特点?

田地:文化定制,就是针对单位布局、家庭装饰进行宏观策划,量身定制、精准打造。旨在让水墨丹青添彩,让铁画银钩助力,让佳句妙语润色。因为这样的作品在汇集跨界艺术家集体智慧创意的同时,又更多地兼容订购者的生活元素,这会让订购者在分享艺术快感的同时,又将情趣爱好完美融入,可谓天人合一、道法自然。必然成为修身养性、砥砺情操的精神动力。潜移默化、润物无声,一幅满意的作品,将会给主人带来一生的愉悦。因此,我们将力求让每幅作品都是上乘之作,而且绝无雷同、独一无二!

笔者:您倡导的“雅趣中堂”是不是精准定制?与传统中堂相比有哪些特质?

田地:雅趣中堂是以传统中堂为载体,是赋能和加持后的升级版本,我们融合了多种元素。她以高雅的情趣、丰厚的内涵、独特的风格而倍受世人钟爱,她在方寸之间尽情展现主人的品位与学识、情操和素养,是专门为主人量身定做、刻意打造的艺术作品,其特点是将人名、职业、身份等镶嵌进对联,把主人的背景、底蕴等特质编撰成诗词融入中堂,旨在弘扬民族文化、彰显中国特色。特别一幅好的雅趣中堂,是将书法、对联、诗词、镶嵌等综合艺术形成艺术瑰宝,更是把中国文化的品位和底蕴推上了世界艺术殿堂的巅峰,成为世人高山仰止的艺术精粹和叹为观止的东方至美,她不但有较高的观赏价值,而且还以其绝无雷同的特质而变得弥足珍贵,成为人们收藏的新宠,还是人生辉煌的投射与浓缩、激励和鞭策,将使人们的生活流光溢彩、锦上添花。是家庭必备的镇室之宝。

心中有梦 艺无止境

上帝永远偏爱有梦想的人,一个原本将文学当作堡垒去攻克的人,却在取得辉煌战绩之后一反常态,不但没有乘胜追击,扩大战果。反而去追逐他的下一个目标,结果,事实再次证明他的实力,人可以成就多种梦想。

笔者:您作为一名从小就酷爱文学,并把文学作为终身目标的人,为何在取得一定成就的时候,突然重新规划。虽非跨界,仍在文化范畴,但面对别人“抓芝麻丢西瓜”的说法您似乎并不认同,为什么?

田地:对追求重新规划,这是上苍赋予每个人的权利,我不是天外来客,因此,也难免流俗。客观地讲,追求的调整,更多的是考虑自我的舒适度。别人看到的都是表象,而我才是真正的践行者。

不可否认,一篇经济论文,的确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不是当初的年少轻狂,而是作为当时一个高二的学生,能与众多专家教授在一起,共同参加 “河南省首届青年科技工作者学术讨论会”,且受到时任省委书记刘杰等领导的接见,这是多么大的福报。更何况,从小就受到了父亲在文学上对我的启蒙,阅读了大量的文学书籍。因此,文学就成了我的人生梦想,并开始了长期不懈的追求,特别是大量文章的发表,也给我文学创作上带来冲动。尤其是,在参加了由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总工会、北京市文联共同主办,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与北京作家协会承办的“北京职工文学创作研修班”之后,在半年多的培训中,亲耳聆听陈建功、毕淑敏、肖复兴、舒乙、舒婷了等一批著名作家的创作经验,使我获益匪浅,不但为日后的文学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为后来的楹联编撰和诗词的创作,提供了丰厚的营养。后来,内心再次涌起创作冲动时,我就与出版商谈合作,独自策划出版了《礼趣》《让历史还原历史》《魅力口才周恩来》等二十多部图书,但稍微遗憾的是,当时根本没有版权的概念,署上了出版商指定的翘楚、博闻、良石等笔名。聊以自慰的是,不管别人如何看待此事,但创作的原稿电子版仍保存在自己的信箱里。至于我后来停止文学创作,仅仅是暂时搁置而已,并非封笔,一旦有写作的欲望,仍会重温旧梦。至于芝麻西瓜说,我并不认同,我是喜新不厌旧。

笔者:在很多人的眼里,楹联是小打小闹的事情,您为何却下那么大的功夫去研究?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您做出这种决断的?和您后来的个性化文创定制有哪些关联?

田地: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我喜欢楹联,当然也是有其原因的。但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首先要更正一个问题,楹联虽短,但绝非小打小闹。正如中国楹联学会原会长蒋有泉先生专门为楹联编撰的一幅对联陈述的那样:“撑天拄地两行字;纳古涵今一副联” ,可谓隽永铿锵,出语天然,用凝练的语言高度概括出了对联艺术的博大精深和社会价值,流露出作者高度的文化自信,更况且楹联的使用无处不在。

之所以和楹联结下不解之缘,是与发生在我身边的几件事有关。上世纪末,因工作原因,有幸结识了时任陕西三原生物化工总厂厂长贺一平。贺先生除了是位企业家外,还是一位草书书法家。那天,生性豪放的贺先生,许诺以墨宝相赠。得到众人一致响应,但在准备给最后一位叫雷鸣的朋友书写时,贺却故意卖关子,声称要把写什么样内容的“重任”交给我。众目睽睽之下,这对自诩“半个文人”的我来说,当然不便推脱,于是掏出钢笔,略加思索,在纸片上写下一个大大的鸣字,并紧接着在鸣字下面写下来几行小字:“鸟在空中喊,志当存高远,一生唯有戒骄戒躁,切忌自鸣得意,更不大鸣大放,雷鸣闪电只是瞬间辉煌,不求鸣炮奏乐,只想鸣锣开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众人观之,喜出望外,尤其是,经过贺先生的挥毫泼墨,更显大气磅礴。将鸣字的神韵和对雷鸣的期许以及对鸣字的解读,都展现得淋漓尽致,众人皆称妙哉。看似,正是这次突如其来的随意发挥,却成为我个性化书画文创的最初启蒙。

还有一件事,2013年9月,郑州黄河美术学校校长王留民的鸿篇巨制——《中华江山揽胜图》,在北京大学百年纪念讲堂隆重展出,该卷长365米、高1米,涵盖了祖国的主要名山大川和名胜古迹。我应邀参加了剪彩仪式,并受人之托,要我接受记者采访给画家美言。我自然懂得如何掌握分寸,面对镜头我畅谈了对画作的观感:“艺术家厚积而薄发,十年磨一剑。无论是浩瀚的黄河、险峻的川江。巍峨的昆仑、神秘的西藏;物产丰富风景优美的万里长江,融贯南北的滔滔运河,横卧东西的万里长城……中华大地何处不美,到处皆景。毫无疑问,作为一名深爱脚下这片土地的艺术家,王留民先生用他辛勤的耕耘和独特的情怀,向人们展示了一幅气势恢弘的长篇巨制,抒发了他钟情山水的爱国主义情怀。”也正是我这一番慷慨激昂的即兴发挥,才在莅临现场的300余名书画家中引起强烈共鸣。如果说,当初给雷鸣的即兴文创,是牛刀小试的话,那么这次对王校长画作的点评,则一下子将我拉进了艺术的门槛,现场收获了不少的“粉丝”,随后应邀参与了不少类似的书画活动,虽然大多是为艺术家们助威捧场,但我总是乐此不彼。

田地(右一)应画家王留民(右二)之邀参加《中华江山揽胜图》剪彩仪式

特别是,2018年3月发生的一件事,对我触动更大。著名书法家盛荣桂老先生,为了出版个人书法作品集,邀请了一些书画界的名家题词,为了彰显品位,特邀请我撰写题词内容,如:中国书法家协会原主席、现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张海先生题写的 “墨润盛世 荣膺桂冠”八字就是由我编撰的,不但将老艺术家“盛荣桂”的大名完整嵌入,还对盛老的艺术造诣做了高度评价。后来,此事引起了博宝艺术网董事长王刚先生的关注,多次邀请我加盟博宝团队,面对王董事长三顾茅庐般的执着,我就辞去原有工作,正式加盟博宝,并出任博宝艺术网品牌总监。自此,我便真正开启了全方位拥抱艺术的里程,除广泛参于博宝举办的书画展、笔会、艺术座谈会等外,还为王乘、王雪峰、左进伟、吕大江、刘阔、赵钲、席军、丁晖明、郭栋梁、韩炳辉等一大批知名艺术家撰写了评论文章,并刊登在人民日报社文艺论坛、新浪、搜狐等国内知名网站。让我欣慰的是,还在事实上真正拉开了我个性化文创定制的序幕。

中国书法家协会原主席张海书写的镶嵌书法家盛荣桂先生名字的题词,就出自田地之手

田地在中国人民大学画院2017-2018年度书画课题班学员优秀作品展上致辞

笔者:据我所知,您除了在楹联上有建树外,您的书法也有长足的进展,您能否举例介绍一下您认为比较满意的楹联、雅趣中堂以及书法作品?

田地: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说两幅联和一幅雅趣中堂以及几幅书法作品吧。

《1》对联

1.给世纪伟人毛泽东主席编撰的对联,旨在赞颂其文治武功(在某文化广场使用)

经天纬地真豪杰三两韬略定乾坤当留精神垂青史

震古烁今大鸿儒万千雄文昭日月更有思想铸丰碑

2.给在自卫还击战中失去双目、一级战斗英雄史光柱编撰的嵌名联

龙威双目留南域炼就铮铮铁骨 “光”耀千秋彪史册

虎胆一身卫中华熔成耿耿丹心 “柱”擎万载塑军魂

田地与战斗英雄史光柱先生合影

《2》雅趣中堂

给共和国元帅罗荣桓之子、原二炮副政委罗东进中将编撰的雅趣中堂

对联:(含罗东进将军之名)

东西南北圆神州梦,

进退攻防铸中华魂。

诗:

将门虎子勇亮剑,元勋遗风撼长天。

气吞山河扬军威,叱咤风云冲霄汉。

田地给罗东进将军编撰的雅趣中堂

《3》书法作品

北京市工商联原副主席王报换向北京明伦公益基金会发起人秦东魁赠送田地写的书法作品

在友邦公司举办的“卓越领袖高峰论坛上”孙总等展示田地赠送的书法作品

下一篇:字字珠玑 点点琅玕——实力派书法家李坤山侧记
上一篇:张殷实巨幅篆书书法作品在济南市天桥区文化馆
相关文章
评论
返回顶部小火箭